散漫

首先声明,此篇的矛头不指向任何身边具体的亲朋好友,也不指向以前UIUC和BSU的同事,请大家千万别对号入座。我只是想根据以前在高校的工作经验,说一个我看到的普遍存在的问题,美国高校的自由氛围,让教职员工们在做人做事上越来越散漫没规矩,想怎样就怎样。

大学的教授们,不管拿没拿到tenure(终身教授身份),普遍存在这个自由散漫的问题。因为他们的压力主要来自于拉项目,拉来钱,而不是来自于人。只要你能拿来钱,你就是老大。其他方面,学校几乎没什么要求。哪怕学生评估再差,只要你有grants,那你就所向披靡了。当然,你如果有了tenure,那无法无天的事儿更成了天经地义了。系里开会,我不想来就不来,院长安排个任务,我不想干就不干,反正我有tenure,谁敢动我?说白了就是,教授们没有什么老板,不需要看别人眼色,只要你有钱,有tenure,你就是大老板。

没有上司看着你,监督你,管着你,看似是好事,其实长久下来并非对你有益处。因为出了学校,你还得面对家庭、面对社会,面对“人”给你带来的压力。到时候你怎么适应啊?当然,除了个人要自觉点,我觉得在制度上要有所改进,不能让教授们的压力之来源于钱或者评tenure。尤其是tenure这个保险箱,大学没法开除你,人的过多安全感导致的懒惰、散漫、不听指挥,怎么为人师表啊?把孩子教给你,谁放心啊?

有关教育部门的决策者改天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把tenure制度去掉吧。人还是要有人管着才行的….欢迎大家各抒己见。

发表在 校园生活 | 发表评论

hate makes people blind

人们经常说,love makes people blind。其实,hate makes people blind too. 昨天临下班的时候又和小老板进行了一次特别没意义的谈话。之所以没意义,是因为当一个人心里充满了negative的情绪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没白搭,挺没劲的。

小老板:“I cannot stand R(大老板). He makes me sick。”
狗熊:“I thought we both agreed we’re not gonna talk about him.”
小老板:”I know, but I’m still upset with him.“
狗熊:”I’m afraid our discussion about him will probably make you even more upset.”
小老板:“why?”
狗熊:” because I see him differently.”
小老板:“How come?”
狗熊开始思考这个对话要不要继续下去…
小老板:“Tell me what you see in him. Just tell me.”
狗熊:“这是你让我说啊,你要是听了气得高血压又犯了,我不付你医疗费的哦。”
小老板:“OK!”
狗熊:”我看到他有很多优点。”
小老板:“That’s impossible! He has NONE! Zero!!!”
狗熊:”当然有优点,每个人都有优点。他没有优点能当大老板嘛!“
小老板:”Like what? Give me some specific examples!“
狗熊:”他比你更看重健康。他会下班去gym,而你病了都不会去看医生,一拖再拖,我们中国话叫讳疾忌医。就是一个人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弱点,都不去看医生的意思。”
小老板:“他身体也有很多毛病,比我好不了多少。”
狗熊:“具体身体状况不是关键,it’s the efforts he’s making that matters. It’s 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他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才能更好的为家庭付出,为我们部门服务,更长远的走下去。“
小老板开始咬圆珠笔。
狗熊:”再比如,他能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团结在一起,听他指挥,一同往前走。“
小老板:”那是因为大家害怕他。“
狗熊:”那是你想的。我不觉得张三李四王五怕他,我自己也不怕他。好就算大家是出于害怕,那又怎么样?只要能经营好咱们这么大的机构,运行好这么大的国家机器,那就是本事,你管他是出于害怕还是出于别的呢!我再引用我们中国话,这叫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小老板:“他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他对我怎么那么差,摔门,大吼,孤立我。“
狗熊:”你对他也不怎么地。你主动给他say hi 过吗,从来没有!他做的好的时候,你肯定过他吗?你永远都是批评他抱怨他。人家对你好才怪呢!”
小老板:“他没做过任何好事,让我觉得值得肯定他!”
狗熊:“怎么没有,太多了,只是你不愿意去看。他每次开会总会抓住中心,有人跑题会第一时间被他拽回来,保证会议保质保量而且能准时结束。他设立多么好的激励政策,调动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他会用人,把每个人安插在最合适的位置上,发挥其所长。除了用人,他更会栽培人,鼓励大家去参加各种培训,开各种的会。每次作重大决策都尽量做到透明,让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时间紧迫面临重大挑战的时候,他能第一时间站出来,鼓舞士气振奋人心。这些都是LEADERSHIP!”
小老板又开始咬圆珠笔。
狗熊:”你要是想让大老板对你好,你也得对人家好,人都是相互的。我觉得隔壁的女主管T就做得不错。”
小老板:“别提T,她整一个马屁精,永远顺着大老板。”
狗熊:“我完全不同意。她很有主见,而且也会经常disagree with大老板,比如上次开全体会议,她很多时候并不同意大老板的意见,但是她会非常respectfully的,Politely的给大老板提出来,让人很容易接受,而且觉得有道理。”
小老板:“那是因为大老板把她工资涨的非常高,她才respectful的。”
狗熊:“错!是因为她懂得如何处理工作关系,如何为人处事,大老板才会把她工资提的那么高;而不是倒过来的因果关系。”
小老板彻底郁闷了,圆珠笔快被咬断了吧。
狗熊:“see?我说别谈大老板吧?我饿了,回家吃饭了。以后还是别谈他,OK?”
然后背着小包赶紧溜了…..
All I can say is hate makes people blind. Period.
发表在 混在官场 | 发表评论

Mack爷爷走了

http://www.idahostatesman.com/welcome_page/?shf=/2015/07/01/3877606_idaho-public-utilities-commissioner.html

mack

Commissioner Mack Redford 爷爷因为心脏搭桥,一直没有参加这些天的听证会。今天一上班就听说,Mack爷爷于昨天晚上过世了,太震惊、太突然、太难过了,怎么说走就走了啊?!

Mack爷爷是狗熊里生命里的贵人,一路上对狗熊很是照顾。记得狗熊来第一次来Commission面试工作的时候,三个Commissioners两个都对狗熊不感冒,带搭不理的。只有老Mack爷爷从头到尾,对狗熊充满了好奇,问狗熊说,你家在中国哪里呀?人口多少呀?你怎么上了那么多学啊?你为什么想来Commission啊?我们这最好的中餐馆是哪家啊?在决定录用的时候,替狗熊说了很多好话,据说他给Hiring Committee说,I see great potential in her.

上班以后,Mack爷爷关心狗熊,和老板相处开心吗?不开心你告诉我,我找他谈话。还给狗熊讲他和太太当年八十年代在中国的经历。他太太Nancy戴牙套,很多中国朋友仔细看啊看,从来没见过。她还当众摘下隐形眼镜,把很多人吓了一跳,不知道那是啥东西。在北京,住长城饭店,在专门对外的友谊百货店买了好多东西,寄到美国,居然都不要邮费。在广州,发现北京过去的中国翻译,听不懂粤语,没法给他们当翻译。等等趣事。

每次开decision meeting,Mack爷爷坐在台上,狗熊一般都坐在最后一排,他会隔着整个大厅喊,Hey Yao! How’s it going?害得所有人都回头看。我知道他在帮我,想让大家take me seriously. 有一次州长来视察,所有员工都要来出席欢迎会。Mack爷爷看见狗熊走进来,一把抓起狗熊走向前,说,Governor, 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Yao. 她在哪儿哪儿毕业,学过什么什么专业,现在在Commission负责什么什么。 狗熊呆在那儿,半天反应不过来该怎么react。

前些日子在breakroom碰到他,他问狗熊,8月15号近了,一切准备好了吗?Nancy and I will be there. 不要紧张,不要害怕,都会顺利的。by the way,invitation很漂亮哦。狗熊说,你别吃饭啊,那天有dinner哦!他说没问题,we won’t eat before then. 还有一个半月就到8月15了,这就等不到了吗?

下不下去,太难过。

发表在 混在官场 | 发表评论

Technical Hearing

这次是熊咬第一次在听证会上当witness,讲testimony。一切都很新鲜,做的还不错,老板和律师们都很满意。总结一下几个笑话吧。

1、因为以前的Commission Chair是M女士,大家都叫她Madam Chair。后来M退休了,换了P男士当Commission Chair,有一个律师就是改不了口。一张嘴就说,Thank you Madam Chair….Yes Madam Chair…Sure Madam Chair…..You’re welcome Madam Chair…Commissioner P 彻底郁闷了。这位律师最后发誓说,I promise I won’t do it again, Madam!

2、还有一位律师说,Chair请你remind me of checking this later. Chair说sure, please remind me to remind you….

3、再有一位律师说话太慢了,Commissioner K急了,说我们要不给你用上jeopardy clock吧?律师超级慢超级慢超级慢的语速说,我这已经是加速了啦!

4、Commission Chair 按照顺序问各个机构的律师意见,”Do you have any opinions about this?“一个一个问,可是中途不小心落下了一个律师R,R举手说,你还没问我do you have any opinions呢!Chair赶紧道歉,说,sorry, do you have any opinions吗?R说,哦,我就想告诉你,I don’t have any opinions.

5、一个证人有博士头衔,他的代表律师称他Dr. 某某,对手律师开始发问的时候,故意不叫他Dr.某某,只叫他Mr.某某。这边律师气不过,说,请称呼我们的证人Dr.!那边律师装傻,what?He is not a Mr.????

发表在 混在官场 | 发表评论

自制草莓sauce

老板的独家配方,太好吃。

1.在winco买两个packages的frozen strawberries.

2. 放到锅里,撒上糖,静置2-4小时。

3. 加上一点水,中火煮,煮到沸腾。

4.用potato masher把草莓捣烂。

5. 加上corn starch, 再加上水,煮一会儿。

6.关火,完成。

发表在 熊家菜系 | 发表评论

Chewing leaves

今天在亚洲店买菜,站在我前面的越南小姑娘想用food stamps买一个东西,但是系统拒绝了。小姑娘问售货员,为什么不能用food stamps付账,售货员说,you gotta ask Uncle Sam. 她说you mean Obama? 售货员嗯哼一声。小姑娘很不爽的走了。我小问了一下售货员同志,咱店里主要都是吃的,为什么food stamps不能用?他说小姑娘要买chewing leaves,你可以榨汁也可以直接嚼,对健康有好处的。我说我也试试吧,售货员说,我先给你一片试试,你再决定是否要买。结果,不尝不要紧,一嚼简直就是#%€£¥^[*.?!\=<*\的节奏啊!味道就像苦了的胡椒!我说政府不付钱,那真是太对了,不然绝对要人命啊!回家小查了一下,发现这种叶子可以让你兴奋get high,而且也不是basic food,所以Sam大叔不给买单吧。

IMG_1942.JPG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邮局也能做黄牛生意

邮局也能做黄牛生意!一位大叔急匆匆地冲进来,不想取号排队,到处问“谁有靠前的号,我花钱买!”大家比较狐疑的看着他。一会儿旁边的大婶说“我是84号。你要想要,我两块钱卖给你。”大叔说好!掏钱包直接拿出五块说,别找了!我没敢告诉他我的号…..

IMG_1941.JPG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