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咬之终极大爆发


这次熊咬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一怒之下,冲答辩委员会委员V大爷在电话里狂发彪40分钟。V大爷其实很年轻,从我们学校毕业以后就到州政府能源部当政策分析员,同时兼当我的答辩委员会委员。因为他是committee里最难伺候的一位大爷, 咱就叫他V大爷。早晨收到他老人家的信,说,Yao,我老板今天换了开会时间,所以我不能按时来Corvallis和你面谈了,能把时间改在5:30么?

我回信说,我为了你之前说的时间已经把其他事儿都改时间了,今天5:30已经有约了,所以不行。

V大爷里马打电话至熊咬手机:“Yao,我希望你明白我不是故意找借口改时间。”

熊咬:“OK。可以理解。这改时间也不是第一次了,好像每次定好的时间要么得取消,要么得改时即间吧?”

V大爷:“。。。。。。”

熊咬:“那您也不是故意不回复我邮件, 是吧?您不回邮件,我就不能申请IRB,IRB本身还得等3周审批,不申请IRB我就没法开题,不开题我就没法写论文,对吧?”

V大爷:“我会回复你的。”

熊咬:“是啊是啊,您每次都说我明天就回复你邮件。每天都说明天。”

V大爷:“我最近特别忙,又出去开会,又长病的。”

熊咬:“那你给我说一声,让我别等了,不难吧?!你不用天天给别人许诺说,明天就回复,明天就回复,你这让人等到什么时候啊?哦,你所谓的‘明天’,其实并不是‘明天’的意思,而是未来不确定的某一时刻,对吧?”

V大爷:“你暑假自己出去玩三个月,现在回来着急了,早干吗了?我回信晚点比起你自己耽误的时间,那不算什么吧?”

熊咬:“什么叫暑假,暑假就是用来休息的,我出去玩是天经地义的。我玩不好这一学年都别想专心学习。你回信晚完全可以理解,你甚至说,Yao,我10个星期以后给你回信,我都没问题。最多压力大一点,但我不至于这么生气。我生气的是,你天天食言,天天给别人许诺,自己又做不到。你要是明知道自己明天回不了信,就别天天挂在嘴边,这对得起别人的信任么?!”

V大爷:“你突然把研究方向给改了,我都没有发言权了,我还没抱怨呢。”

熊咬:“什么叫把科研方向改了,我从来就没定过。之前那个方向,是你一直想走的方向,我从来没答应过,我连开题报告都没写呢。你不是一直说,我得喜欢自己的研究内容才行么,之前的方向和现在相比,我更喜欢现在的方向。而且你怎么没有发言权了,我这不是一直等你回信,给你表态的机会么?!”

V大爷:“我知道你压力大,我也曾经是学生, 但你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熊咬:“您还是混淆了我的压力大和我生气这两件事儿。它俩真没关系。我宁可你晚回信,也不想你天天给我说明天回信,但是又不回。”

V大爷:“我是真忙,你看比如今天吧,我老板又突然改了他的开会时间,所以我只能把和你见面的时间也改了。”

熊咬:“你还真别提改时间这事儿!你说说,哪一次和你见个面,你没在最后关头改时间的?要么取消,要么改时间,哪一次不是这样?一次可以,两次也能忍,三次我还能给你挪空满足你的时间。但要是每一次都这样,是不是有点问题啦?我知道你在州政府超级忙,而且还和学校里老师做一些课题,但是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这么办事儿。我不说以前,就单说这次,你老板突然的、临时的把开会时间改了,你就能把我的时间也改了。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无条件的和老板让步。除非是天大的紧急会议,离了我地球都不转,不然我会给老板说,我下午已经和别人有约了,不能参加这个会议,或者必须早点离开。您不至于每次给我改时间都有天大的紧急会议吧?你老板要是理解,那最好;要是不理解,我估计要琢磨琢磨换老板或者换工作了。如果我开始就知道我的工作在时间方面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我就不会太早给别人许诺,弄得让别人什么都安排好了,最后自己又不能来。或者如果我知道我的工作已经很忙,我就不会身兼数职,跑到外面招学生,自己又带不了。总之,我绝对不会因为老板想突然见我,就改变我做人准则;也不会因为对方是学生,就肆意的不尊重对方的时间安排。”

V大爷:“你如果觉得我对你的研究没什么用,你就把我从答辩委员会换走得了。”

熊咬:“我什么时候说你对我没帮助了。我只是说,你应该重视自己的承诺,同时尊重别人。我必须得明确这一点,这样以后在工作上我们才能配合的更好。”

V大爷:“行,Yao, 我给你道歉行了吧。S,O,R,R,Y,SORRY,OK?”

熊咬:“我接受你的道歉。”

然后熊咬就和V大爷拜拜了。

下午,熊咬收到V大爷的信,他还抄送给我老板了。信里极大的扭曲了事实的真相,说,Yao,我只是迟了24小时给你回信,我只是改了今天见面的时间,你好像因为这个很生气,bla bla bla,你如果觉得我有用,就继续留着我当答辩委员会委员,如果觉得我对你帮助不大,就把我撤了。我老板太了解V大爷这个人,根本就不落落这些破事儿。我给V大爷回信说,我给你回信因为我觉得你写的信有点扭曲事实,而且我必要重申我在电话里说的几点。请放心我没有把现在这封回信抄送我老板,因为我觉得这些事儿和学术无关。然后bla bla bla和写议论文似的一二三四条,最后祝我们以后的合作愉快。发送以后,熊咬做好了最充分的以后被他穿小鞋的准备。

题外话,折腾完V大爷,熊咬去洗牙,医生说又一颗牙需要做根管了。Shit just keeps popping up!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校园生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